易彩堂

您所在的位置 > 易彩堂 > 新闻资讯 >
新闻资讯Company News
前秦风云:14、家国多难︳第七节:大秦皇帝改了主意
发布时间: 2022-08-03 来源:未知 点击次数:

【题记:本文为长篇传记式历史小说《前秦风云》第一部「氐族少年」第十四章「家国多难」第七节】

【导读】

◇上节内容回顾:接连失去弟弟、太子和遭遇天灾,让苻健感到心力交瘁,病倒。强皇后认定淮南王苻生不堪大任,她自己又不敢向丈夫建言,便委托弟弟强平劝说丈夫打破长幼顺序,由晋王苻柳继任太子。强平小心翼翼地向姐夫苻健施加影响。

◆本节内容简介:强平离开后,苻健继续冥思苦想。开始他觉得内弟言之有理,但很快又对苻生受到轻视而感到恼火。对侄儿苻菁和元老重臣他都不大放心。夜间起来小解,他发现苻生还跪在地上守护,儿子看似寻常的一句话,却在他心中激起了波澜。

★故事发生时间:355年六月。地点:长安小城寝宫。

内弟强平离开后,苻健小睡了一会,醒来时依然感觉昏沉沉。他看了已经返回的强皇后一眼。强皇后领会地拿起一方湿面巾,轻轻地放在他的额头上。

他接着寻思立太子的事情。强平对他两个儿子长与短所作的分析,他是认可的,只不过这是明摆着的事实,并没有什么新意。至于这两个儿子将来能否相容,他觉得内弟的意见值得重视。

实际上,他对淮南王苻生缺少文化并不是特别担心。汉高祖刘邦又有多少文化呢?而石赵石勒则干脆是个文盲!他的父亲也没有正经读过多少书。让他感到担忧的,是苻生的秉性。这个从小桀骜不驯的儿子一旦践祚,极有可能任性胡为。

还有一点也让他不放心,那就是以前他对这个身有残疾的儿子打压得有些过分,可能对他日后服众带来不利的影响。苻生当年差一点就被他亲手剪除,这些年他从未给这个儿子好脸色,这是满朝皆知的事情。他向内弟流露出悔意,既是要激励他进言,也是发自内心。

弟弟苻雄教育子侄很注意方式方法,宽严相济,注重言传身教,所以现在他的儿子个个都能成才。而他奉行的则是棍棒之下出孝子,往往只是在发现儿子们的过失后施以责罚,让他们对自己畏之如虎,敬而远之。当然,开国之后他已有所更张,为儿子们精心挑选配备了师傅,如安排鱼遵和王坠辅佐太子苻苌,让董荣和赵韶、赵诲兄弟跟着苻生,晋王苻柳的教育则交给了梁殊和阎负。

昨天他还想到了侄儿平昌王苻菁,觉得是不是也可以听听他的意见。现在他打消了这个念头。内弟强平担心苻生日后难以跟弟兄共处,倘若果真出现这种情况,那么侄儿苻菁就很有可能是头一个。

苻生小时候就是这位堂兄的下饭菜。正因为如此,尽管苻菁在西归时立有大功,但开国以后他就开始对其有所抑制,转而重点培养太子苻苌和淮南王苻生。对此,弟弟苻雄也是知晓和认可的,因为苻菁已经出现了居功自傲的苗头。他注意到,在让苻生执掌禁卫和长安内外兵马后,苻菁的心中已有所不平。眼前他最担心的是苻菁,将来恐怕还得加上另一个侄儿苻黄眉。这二人都是草上飞,用年轻文弱的苻柳来制衡他们,恐怕就不及苻生了。

对于弟弟苻雄两个成年的儿子苻坚和苻法,他则是比较放心。从前他深为“草付臣又土王咸阳”这句谶语所困惑,以致在入关之前不得不处心积虑地编织出所谓天神托梦的事情,授予侄儿苻坚龙骧将军,以此将其跟这句谶语撇开。他跟弟弟一向亲密无间,唯有此事无法向弟弟言明个中的原委。好在弟弟在这个问题上堪称光明磊落,毫无非分之念。如今弟弟已经作古,这件事算是彻底过去了。弟弟对儿子要求甚严,他自己又做出了榜样,无论谁做储君,相信这两个侄儿都能做到忠心耿耿。

“家门不幸,连折俊才,自己的寿数恐怕也是屈指可数。如此后继乏人,大秦的江山和偌大的家业将何以传承呢?元老重臣集体保持沉默,叔叔和内弟强平则干脆挑明,他们都不看好淮南王。皇后虽然没有公开表明态度,但她属意的也是小儿子。”想到这里,苻健颇为沮丧。

这种沮丧很快就变成了一种不平。突然间,他产生了一个警觉:“苻生再怎么不堪,毕竟是我的儿子,竟遭如此看待。这很难说属于正常!”

想到这里,他对自己的叔父、妻子和内弟都有些不满意了:“年长的苻生不能服众,年幼的苻柳就一定能够威服群臣吗?在储君的问题上,古往今来大凡明君和正派大臣多主张立长,而外戚则往往喜欢扶幼,因为这样他们就可以从年幼的新君那里分权,壮大自己家族的势力,江左晋朝的外戚就经常玩这种把戏!”对自己的妻子,他倒是可以放心,大的小的都是她身上掉下来的肉。问题在于,这个女人一向懦弱,届时免不了任人摆布。

对正在当权的那一班大臣,他同样心存疑虑:“他们都是跟着父亲打天下的元老重臣,每个人的身后都有一个枝叶繁茂的宗族乃至部落,一旦新君柔弱,他们能否像现在这样保持忠心,实难估料!”

这时,他又想起了另一件事。自从住进这座皇宫,他就与世隔绝。这是没有办法的事情。为让自己保持耳聪目明,他想出了一个办法,让身边人乔装打扮到长安各处察访,了解民情,回来据实向他禀报。近来有好几个人带回消息,说长安城中正在流传一个“三羊五眼”的谶语。他以为这是好事者又在故弄玄虚,并未在意。

“明明三只羊,为何只有五只眼呢?当是其中有一只瞎了眼的——啊,这莫非是在影射新立太子的事情?我不正好有个独眼龙儿子吗!”这个联想让他惊得目瞪口呆。

天是何时黑下来的,灯烛又是何时点上的,苻健一概没有留意,只是感觉脑袋发胀,浑身乏力。胡乱喝了几口羹肴,他就和衣躺下了。

这一夜大秦皇帝昏昏沉沉,似睡非睡。后半夜他清醒过来,发现出了一身汗,将衣服都湿透了。他睁开眼睛,一支所剩无几的残烛映入眼帘。烛光如豆,无力地摇曳着。想想自己刚刚步入不惑之年,拥有一个王朝,却如此脚步匆匆地走向了风烛残年,他心如刀割,隐隐作痛。

一直守护在旁边的强皇后和两个宫女都打起了瞌睡。苻健不想惊醒她们,自己挣扎着起床,一只脚尚未落地却碰到了一个异物,定睛一看,榻前跪着一个人。

跪在地上的淮南王苻生抬起头来,用一只眼睛仰望着自己的父亲:“父皇是不是要小解?”

这一幕让苻健颇感意外。让儿子们过来昼夜轮流值守,这是强皇后作出的安排。征得他的同意,她让出镇蒲坂的晋王苻柳也赶回来了。他记得昨晚是苻生当值,今夜应该轮到了苻柳,便问:“长生,你怎么又来了?晋王呢?”

苻生回答:“回禀父皇,阿柳来了,儿臣见他困得睁不开眼,就让他到隔壁去睡一会。”

“你就不犯困么?”

“我不困!他是读书人,比儿臣娇贵。儿臣是骡马的筋骨,连着熬几个夜也不妨事。”

这本是一句很寻常的话,却让抱病在身的苻健心生感慨:“是啊,人这一辈子身体结实方为最紧要的事情啊!”

当苻健在苻生的搀扶下小解回来时,强皇后被惊醒了,她生气地往瞌睡的宫女身上拧了一把。宫女痛得叫了一声,吓得跪倒在地上。

“人都得睡觉,别难为她们了。你们也都去睡会吧。”苻健体谅地说。

回到病榻上,苻健回味着苻生刚才说的话,又想起了自己死去的父亲和弟弟。他对父亲顶礼膜拜,认为大秦的基业是他老人家积攒下来的。有时遇到为难事,他甚至这样想过:“要是父亲还在就好了,没有他老人家破解不开的难题,而我们兄弟则正好联手去驰骋天下,那该有多好呢!”弟弟英年早逝更让他痛心疾首。这些年弟弟征战四方,人不解甲,马未歇鞍,运筹帷幄,有如神算。正当大秦需要靠他去竞逐天下时,他却撒手而去,令人痛惜!看来人生在世要是没有一副好身板,干什么到头来都是竹篮打水一场空啊!

第二天,苻健作出了决断,立淮南王苻生为太子。同时,以司空、平昌王苻菁为太尉,尚书令王坠为司空,司隶校尉梁楞为尚书令。

上节:前秦风云:14、家国多难︳第六节:强皇后忍不住露了一次头

下节:大秦皇帝被一场未遂政变击倒

易彩堂平台,易彩堂官网,易彩堂网址,易彩堂下载,易彩堂app,易彩堂开户,易彩堂投注,易彩堂购彩,易彩堂注册,易彩堂登录,易彩堂邀请码,易彩堂技巧,易彩堂手机版,易彩堂靠谱吗,易彩堂走势图,易彩堂开奖结果